2018年残酷的行业洗牌后 2018年行业发展将会怎么样


张婷 赵永锋

在过去的2018年,水产市场总体不景气、鱼价萎靡不振,直接影响了水产相关产业,渔药行业也受到了一定的冲击。根据公开资料,2018年部分兽药企业销量出现了下降,大多下降幅度达到了20%以上,部分企业下滑幅度甚至高达30%~40%,而仅有小部分企业实现收入的小幅增长。不仅如此,国家严查环保、执行减抗行动、严查动物产品抗生素超标;农业农村部在全国开展为期4个多月的兽药大检查、兽药二维码追溯正式运营;农业农村部一次重点监控18家企业、出台史上最严处罚标准。由此可以看出中国的渔药企业在2018年可谓是“渔药虐我千百遍,我视渔药如初恋”。在经过近两年的大洗牌后未来水产动保产业又将会有怎样的发展趋势,水产动保企业又如何重新布局,从低迷的市场行情中开辟属于自己的另一番天地?

科学养鱼杂志社在春节前走访了享有“中国渔药之都”美誉的山西临猗县,以临猗为中心,辐射运城和永济,形成了全国动保企业最集中的地区。在与临猗县的部分动保企业交流后,可以看到2018年渔药行业发展中普遍存在以下问题:
1.企业效益增速放缓。2018年水产养殖行情低迷,鱼蟹价格普遍较低,养殖户总体收入不高,影响了动保企业的账款回收,企业效益增长放缓。动保企业较为普遍的运营模式是先将货物赊给经销商,年底集中收款,所以产业的现金流较差,加上2018年养殖户效益不高,年底收款较难,导致企业效益增速放缓。
2.企业成本压力增大。在国家环保风暴的重压下,动保原料厂家价格上调,动保生产厂家成本压力较大。据介绍,2018年甚至出现了企业拿着现金排队购买生产原料的情况;另外非药品厂家不断增多,经过GMP认证的渔药厂家竞争激烈,不敢轻易上调产品售价。2006年国家强制实施了兽药GMP认证,GMP厂家生产成本平均增加20%,大量中小兽药企业退出市场,兽药行业进行了第一轮洗牌。后来虽然监管和标准在提高,但随着水产养殖业的飞速发展,以及人们对水产品的需求不断增加,养殖规模不断扩大,市场对动保产品的需求在增加,又有大批饲料、兽药企业加入渔药行业,使得水产动保行业竞争日趋激烈,企业即使在面临原料价格上涨的境遇下也不敢轻易上调产品价格,从而利润空间被压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