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不掐电影片尾“彩蛋”是对观众的尊重


新京报漫画/许英剑

观看彩蛋是否是当代观影或迷影文化的一部分?答案自然是肯定的,但效果其实因人而异。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影院自身在放映上的观念问题,以场间时间不够、影院需要打扫为名提前开灯或甚至掐掉字幕,是对观众的不尊重,也是一套完整观影活动的违约。

春节档影片彩蛋被掐暴露影院管理乱象

在刚刚过去的春节档,四部国产电影主力的其中三部,都与印度或西游有关,扎堆题材彰显出国内主流商业电影原创力的匮乏。但比内容同质化更有意思的是,这几部电影都曾以“彩蛋”为卖点。《大闹天竺》在剧情结束后,连着放了三四个不同内容的彩蛋,包括黄渤自省、几位主演模仿九十年代春晚的歌唱以及拍摄花絮等;《西游伏妖篇》片尾字幕滚动完毕,周星驰和徐克两位大导演,身着影院清洁工的服装,开始在大银幕上“清场”……星爷还举着大喇叭反复提示:“不是大片,没有彩蛋!”这一幕被一些观众认为是2017春节档的最大惊喜。

但在许多影院,则不同程度地遭遇彩蛋被掐的情况,一个“影院如何尊重观众的观影权利”的老话题再度得到讨论。

“彩蛋”的呈现并非一成不变

若追溯一下“彩蛋”的历史,其实电影史先驱埃德温·波特在《火车大劫案》(1903)的最后一个镜头中,已经编排了早期的电影彩蛋雏形,当时这个让死人活过来对着观众开枪的镜头更多的是一种惊奇的作用,对早期电影观众来说,震撼程度大概和《火车进站》(世界电影史上第一部公开放映的电影)没什么区别。发展到今天,出完字幕之后的活动影像,更多的是承担了对整部电影情节的补充或对系列影片后续的暗示,或单纯只是借题发挥玩玩。

早期电影通常结尾直接上“the end”字样,所以无法借题发挥。在《意大利任务》(1969)中,却反其道而行之,将一个最终的悬念一直作为背景画面置于片尾字幕之后,直到最终,观众也不知道众人究竟能不能在悬崖上倾斜装满金条的车上活下来。这是一种在今天看来非常反传统(但其实在当年亦然)的彩蛋结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