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镇打铁匠人 铿锵传承六代人

古镇打铁匠人:打铁还需自身硬 每年手工打造数千把农具

古镇打铁匠人:打铁还需自身硬 每年手工打造数千把农具

手起锤落,火星四溅,烧得通红的铁料在铁锤的锻打下逐渐成型,重获新生。作为一种原始的锻造工艺,打铁工艺盛行于20世纪80年代的农村。今年62岁的吴海松是浙江省兰溪市游埠古镇上的一名打铁匠人,这门老手艺他已坚持了45年。

打铁铺也称“铁匠炉”。所谓的“铺子”只是一间简陋小屋,屋正中放个大火炉,炉边架一风箱,风箱一拉,风进火炉,炉膛内火苗直蹿。将要锻打的铁器放入炉中煅烧,烧至有火星溅出,才可以取出进行锻打。这其中火候的把握尤其重要。

打铁匠人 吴海松

融铁的时候你要看它的火星,火星太小了,铁融不了,火星太旺了,铁融化了又没用了。打铁这门手艺,不是一般人能打就能打的,火候一定要把握好。

将烧红的铁器移到大铁墩上,由大师傅掌小锤,助手握大锤,小锤打到哪里,大锤就跟到哪里,两锤轮流打。主锤师傅经验丰富,左手握铁钳,右手握小锤,凭目测不断翻动铁料,调整敲击位置。坚硬的铁块经过锻打逐渐变成方、圆、长、扁、尖各种形状。

打铁匠人 吴海松

打铁时候最重要的,两个人这个铁锤不要碰到,碰到很危险的,这是一个,第二个融铁的时候要当心,不要炸到眼睛里面去,打的时候双方都要注意。

吴海松坦言,民间有老话,旧行当三般苦,打铁、撑船、磨豆腐。打铁不仅条件简陋,还是个吃苦的行当。打铁时火星四溅,常被烫伤不说,铁铺冬冷夏热,着实难熬。所谓打铁还需自身硬,一点不假。这一行不仅要打铁师傅有强健的体魄,还需有吃苦耐劳的毅力。

打铁匠人 吴海松